首页 > 博弈 > 正文

苏军集体强暴德国妇女狂潮 做着令人发指的暴行

时间:2019-10-12 23:01:27        来源: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近70年了,苏联红军曾经协助国人民摆脱纳粹魔掌的英雄自居,但是近来不断史料证明苏联红军曾经在攻陷德国后,却做着令人发指暴行

痛苦而漫长的战争终于告一段落,用“支离破碎”来形容欧洲人肉体和心灵状态实不为过。但对数千万欧洲人来说,二战胜利日并非噩梦的结束,而是这片土地陷入原始蛮荒状态的开端

身为始作俑者,德国付出代价最为高昂:约2000万人无家可归,同时还有1700万难民柏林的一半房舍沦为瓦砾,科隆70%是残垣断壁。

并非每个德国人支持希特勒,随着同盟国特别是苏军的滚滚铁流而来的,却是针对全体德国人的无差别报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近70年了,苏联红军曾经以协助德国人民摆脱纳粹魔掌的英雄自居,但是近来不断有史料证明,苏联红军曾经在攻陷德国后,却做着令人发指的暴行。

尼莫斯多夫村是最先被苏军攻占的德国领土,所有老人女性孩子都被残忍杀害;在柯尼斯堡市(今罗斯加里宁格勒)郊区,遭到凌辱的女尸“或是散落在路上,或是被钉在当地教堂的十字架上,德军士兵尸体则挂在近旁”

今天,许多俄罗斯历史学家坚决否认这些暴行,但无数亲历者和家属的痛苦永远抹杀不掉。种族战争的最后一幕,始于希特勒,由斯大林继续

因持不同政见而一度被苏联劳改和流放过的索尔仁尼琴在“二战”时曾任苏军大尉炮兵连长。敢讲真话的习惯让他了一名罕见的敢于“诋毁苏军荣誉”的异类老兵

他在回忆战争经历时这样描述过他的部队在进入东普鲁士时的情景:士兵们争先恐后地把德国妇女内衣套在自己身上热闹的就像是混乱的集市。有人因为在外衣的外面套了太多的内裤而难以移动坦克兵们把战利品装满坦克内舱,奇怪的是他们居然还能穿过狭窄炮塔坐到里面去。

索尔仁尼琴在劳改营时期的难友科佩列夫也曾参加过苏、德战争。让科佩列夫难以接受的一个事实是:部队里居然会允许士兵每月往家里寄回一个5公斤重的邮包。

这简直就是一道暗示士兵可以占领区里抢劫平民的特许通知。科佩列夫相信,正是这样的规定直接地刺激了士兵们的劫掠行为

尤为可笑的是,一般军官们的待遇加倍优惠,每人每月可以往家里邮寄两次这样的邮包,而将军们的邮寄次数则不受限制

科佩列夫就曾十分无奈地为他在白俄罗斯第二方面政治部的上司往家里邮寄了一副精制版画,那副价值不菲的艺术作品出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著名版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之手。图为丢勒版画。

之所以苏军会在大范围内发生肆无忌惮的胡为,高层的一度默许是惟一解释。纵兵三日,以飨将士,这种胜利之师的做法人类战争史上并不罕见,只不过苏军的放纵行为长了一些。

这段传奇故事的主要当事人是苏军在“二战”期间赫赫有名的随军摄影记者——叶夫根尼·哈尔捷伊。

他跟随反攻大军斯科城下一直到柏林,拍摄了很多被世界公认为经典的“二战”照片,其最著名的一张照片展现了苏军士兵在帝国大厦楼顶上打出苏军战旗的场面

在照片引起轰动的同时也有细心的人发现了一个问题:图中那个举着双手支撑打旗士兵的军官居然在两手上各戴着一块手表。这对于以抢劫德国居民手表而闻名的苏军来说实在是一个极其尴尬的穿帮镜头

强奸是人类文明所不齿的最丑恶和野蛮的行径。因为它无视人类自身的尊严和价值,因为它以强凌弱摧残生命,更因为它的受害者是生养人类的女性。由于这些原因,文明社会对强奸行为的惩罚从来就是严厉的。

当希特勒的冲锋队在进攻波兰和苏联时,所到之处,不仅强奸了很多当地的妇女,而且设立了大批公开与非公开的妓院,强迫这些妇女“慰藉”德国官兵愤怒的斯大林在反攻开始时曾说:血债要用血来还。

或许是受斯大林的激励,苏联红军也强奸了德国妇女。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间,估计共有二百万名妇女被强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轮奸。单在柏林,就有十三万妇女遇害,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

有些妇女不想落到红军手上而自杀,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将亲生女儿杀死,还有学校女生集体自杀。

被强奸的妇女在战后由于受惊过度,一直都不愿再提起这件事,由于红军被视为将德国从纳粹手上解放出来的英雄,他们犯下的罪行被视为禁忌,无人敢再提。

早在1990年,著名女权运动家海尔克·桑德与芭芭拉·波尔合作编写并导演电影《Befreier und Befreite. Krieg, Vergewaltigungen, Kinder(解放者与被解放者--强奸、儿童、战争)》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激烈讨论

有些妇女在多年以后还未能接受这段痛苦的事实。一名受害妇女说,一名红军战士尝试强奸她的母亲,于是她抢了那名军人的枪,企图勒死他。但事实是她并没有勒死那名红军,反而被红军强奸了,只是她至今的创伤还未平复,所以希望谎言欺骗自己。

让德国民众接受被俄国人“解放”的观念是很困难的。至少对于无数德国妇女来说,俄国人的到来无异于天塌地陷般的灾难

    阅读下一篇

    陈文敏日前接受报纸采访时,声称自

    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陈文敏日前接受报纸采访时,声称自己“不支持‘港独’”,但又妄言纵使“港独”违